叶落长安

虽然一直是一个小透明,但还是为 @Lenas 太太打call,谢谢您带来这么多精彩的作品💕

关于PG One侵权一些想法 以及给Disney的投诉模板

蓝脚渡鸦:

    最近大半年因为(糟糕的现实生活)基本淡圈了,没想到因为这种事被炸回坑


    在索尼请PG One为返校季宣发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歌手,看到众多粉丝一口一个万磁王/万万/老万的时候也只是一笑置之。


    这位备注为万磁王的首页我也进去逛了一圈,觉得只是国内明星一贯的风格,无法理解,好在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直到5号夜间得知万磁王超级话题被清空的消息。


    故意的,大规模的删除记忆是我能想到最为痛恨的举动,同时也是最恶毒的手段。




    我入坑算是晚的(15年底吧,一开始在lofter,后来为了EC捡起微博,扫过一条条当年逆转上映的热门,后来来也经历了对天启的焦灼等待,上映后的人气高潮,新粉涌入。


    转眼都2017年了,圈子不再剧烈沸腾,而是更像温吞的火苗,一个即使你选择离开也可以回望的地方,安放你曾投注的情感,彼时热烈的爱。


    而万磁王作为tag的独特性质(高人气的主角,全中文,高辨识度,同时不同于“X战警”tag下多营销号与路人)使其成为了我所关注的内容最大的聚集地。


    而这些都是清空tag的行为更加无法忍受。


    我一般不把粉丝的脑残行为算到偶像本人身上,但再讲礼貌的年轻人被戳到禁忌时仍然会有泼出的恶意需要发泄的不是吗。




关于“键盘侠”


    个人对于国内粉圈风行的 有组织的钻研以及控制舆论 感到出离恶心,看看你们恶意举报微博下望不到头的“打卡”回复,到底谁是键盘侠?




关于“人气高了就是招黑”


    老虎懒得费力杀死嗡嗡的苍蝇,鲸鱼也不会理睬身上的藤壶,但现在“绰号使用”已经导致各大搜索引擎视频,视频、门户网站都几乎看不见正主的相关结果了,不黑冒牌货黑谁?




关于“各用各的绰号圈地自萌”


    原先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排斥,但现在看来:)




"...peaceful cohabitation, if ever it existed, was short-lived."


……和平共存的时期,即使曾经存在,也非常短暂。




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


    花时间写举报的的唯一诉求就是:希望能通过法律程序让PGO停止使用这个他偷来捡来也好,“借鉴”来也好,自己灵光一现想出来也好的“绰号”


    虽然并不确定走不走的通,但不试试怎么知道?




最后 附给迪士尼的投诉模板。


    个人建议是简洁为妙,背景介绍点到为止不用太长。虽然最使人愤怒的是抢占以及清空超级话题,但是在侵权判定上这一点不算紧要。咬紧商演、广告和付费歌曲(这点我没写,想添可以添上)更加实用。


    关于举证:现在已经有相当数量的PGO微博账户截图,雅诗兰黛,麦当劳广告截图,录屏发过去了。我自己发了几大搜索引擎,视频网站的结果页截图。没有新证据的话就随手带几张,不一定要全套.


   


文字如下




Dear Disney Antipiracy Group members,

    I'm writing this e-mail to report a series of possible copyright infringements concerning the popular Marvel character Magneto, or “万磁王” in Chinese.

    As I have noticed,  this name was recently taken by a Chinese rapper called PG One, who is a candidate in a music TV show called “中国有嘻哈”. He allegedly adopted Magneto as his nickname years back and is encouraging his fans to use the nickname throughout his performances and its publicity campaign. 

    As he’s gaining popularity rapidly in the past few months, the name Magneto is now used by multiple media and web portals to refer to him instead of the Marvel character. As a result, almost all the results of "Magneto" from the search engines, namely Baidu and Bing, and video websites (Bilibili, iqiyi, youku) which i tried yesterday, are about PG One the rapper and the TV show instead of the Marvel comic or movie character. 

    The singer is also launching joint promotions with some international brands, for example Estee Lauder and McDonald under his "nickname" Magneto.

    As a fan of Magneto, these incidents are quite frustrating for me, and I'm wondering if the activities stated above have violated the copyright of Disney co. and Marvel Comics.

(Screen prints of the promotions, media articles, searching results are attached below.)

Thank you for your attention!

Best regards,
【Name】

收件人: tips@disneyantipiracy.com




infringements@marvel.com




【转载请随意】



开学日常

我的物理老师是太阳。
我爱她。

【康菁】打牌记

超级害怕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QAQ

桑代克的猫:

前言:


红十简介:http://baike.sogou.com/baike/fullLemma.jsp?max=&lid=91003&fromTitle=%E7%BA%A2%E5%8D%81


(评论区还会补上链接。)


正文:


李达康经常自嘲不懂生活的乐趣,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易学习看起来和李达康是同样的人,不过在生活上比李达康还是稍好一点,比如说,易学习会打牌,而且牌技在金山县数一数二。


李佳佳的小学就是在金山小学读的,那时候李达康和欧阳菁两个人忙工作,孩子没人接,易学习的妻子毛娅就建议自己接孩子,两人刚开始还不想麻烦老易家,不过后来也就不计较这些了。


李佳佳的牌技多多少少也受了易学习的影响,而李达康发现李佳佳牌技了得,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在那个人人都看中“小升初”的时代,李佳佳偷偷和几个胆肥的同学上课打牌被抓,全校通报批评,并且叫了家长。然后李达康居然发现打牌其实用来消遣消遣还是不错的。


李佳佳问李达康会不会打牌,李达康冷哼一声,“你是当我不认数字还是不认识字母啊?你爸爸我还是去美利坚学习过的。”李佳佳想起来了,当赵立春秘书那会儿,他和一个叫高育良的叔叔一起去美国学习,而且还是德克萨斯州,德州扑克多有名是吧,肯定多多少少会打牌,不然两个人得多寂寞。


李达康家里经常因电视机控制权吵个不停,一个痴迷于偶像剧,一个最爱看动画片,一个只看新闻不看别的,所以李佳佳就组织了一场牌局,谁赢了电视就归谁。牌局共三人,李达康,欧阳菁,他们的女儿李佳佳。斗地主是在李佳佳高中的时候才盛行的,李佳佳想了想,还是东北地区的“红十”(“红十”是吉林地区的玩法,具体玩法在接下来的文章中会有体现。――引者注。)比较合适,牌规不严易把控,而且出牌限制少。


欧阳菁以打就打,谁怕谁的姿态坐在牌桌上,手边晃着珍藏的红酒。李达康不乐意抽出时间来打牌,李佳佳则是以打牌是脑力劳动和智力游戏的结合为由无情地驳回了李达康的诉求。


李佳佳看着两个人根本没有自己上手抓牌的意思,把牌洗了洗,想着按逆时针方向一张一张地发。全程沉默的李达康突然制止,“李佳佳,我觉得你会捣鬼 。欧阳,还是我们直接摸牌吧。”


欧阳菁心里想了想,这李佳佳鬼心思重,而且抓牌还是要看手气,牌还是自己摸的好,更何况昨天自己还中了一瓶饮料。


李佳佳眨眼一笑,“得嘞,那就从本可爱开始抓牌。”


话音未落,李佳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第一张牌,嘴角间的笑意更深了。――红桃2,算是这几天打牌的“开门红”了。欧阳菁摸了一张,李达康摸了一张。李佳佳在不影响摸牌速度的情况下,瞥着两个人的表情,李达康面色如常,欧阳菁全然不知李佳佳在看她,一门心思扑在手上的牌上,眼神放光。


18轮摸牌过后,54张扑克牌全部摸完,李佳佳快速整理了一下18张牌,那红桃2的开门红之后,李佳佳手上的牌和她的预期差了很多,单牌连不成顺子,对牌少得可怜,更可怕的是,手上没有红色的十。按规矩,手上握有红十的一方为一派,没有红十的人为一派。


再看看两个面不改色的人,李佳佳大致明白了,从两个人的手牌来看,很有可能一人一张红十。看着自己胜算不大的牌,李佳佳心底里一时间生出来了一种绝望。一个德克萨斯州回来的,一个大学时候就被叫牌神的,两人联手的话,说是吊打都不成问题的。李佳佳多多少少还是继承了两个人的一些品质的,例如在手牌烂到爆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刚开始那种笑嘻嘻的态度。


“出战吧,红桃7!”李佳佳宛如一个中二少女,指挥部队一样喊着号令。李达康从手牌里抽出一张牌,丢了下来。出牌的时候不可能闲着,李佳佳观察到了李达康的抽牌,这张红桃7是在右侧第二个位置抽出来的,这样一看,李达康的手牌还不错,比自己手上的一张4,两张5,一张6好太多。


李佳佳跟了一张8,欧阳菁跟了一张9。单牌局转了两圈,也不见有人把红十和大鬼拿出来。李佳佳猜着迟早会来一盘鱼死网破,不如提前把红十钓出来,看看究竟是自己是单人作战还是藏着一个队友暗中打辅助。


李佳佳下了一招险棋,打出了手上的红桃2,果不其然,欧阳菁已经入套,紧接着打了一张红十,暴露了身份,见李达康不出牌,李佳佳又跟着出了一张小鬼,不等落地,李达康就打了一张大鬼。李佳佳这才敢确定两个人是一伙的,不然李达康也没理由不让自己的队友先走一步。这下,李佳佳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李达康接下来的路数,就更让人摸不透了,李佳佳大声叫了一声什么玩意儿,欧阳菁差点把含在口中的红酒喷了出来,“不不不,你这是什么操作?QKA23?这是……???”


李达康说,这叫顺子。


李佳佳抑制住掀桌的冲动,“顺子最高到A啊,而且3是最小的,你仿佛在逗我啊亲爸爸!”李达康一边收牌,一边嫌弃李佳佳刚才的亲爸爸叫法,“李佳佳同志,亏你整天说自己喜欢历史喜欢清史,谁不知道亲爸爸是光绪叫慈禧的称呼啊?”


“李达康,就属你出牌慢,还幺蛾子多,能不能正经点儿啊,快快快,待会儿还得看偶像剧呢!”


母女联合催牌,李达康无可奈何地出牌了。李佳佳必须要尽可能地掌握主动权,才有可能胜利,可是自己手上的牌根本不能愉快地玩耍,这就很无奈了。表面上风平浪静,李佳佳心中实则是风起云涌。


李佳佳又冒险地选择出一张A,欧阳菁的脸上笑意更盛,一张红十再次从欧阳菁的手中打了出来。这又是什么操作?两张红十竟然都是从欧阳菁这里打出来的?!


李佳佳抬头盯着李达康看,所以说,李达康其实是李佳佳的队友?而且还是猪队友?不打辅助就算了而且回回都压着李佳佳不让出牌?李达康就像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出牌。李佳佳心中那个气啊……


这下真没悬念了,欧阳菁必胜无疑。欧阳菁牌好,再加上李达康把顺子当单牌打,在这种神一样的助攻之下赢了,并且顺利拿到了电视机的控制权。


李佳佳不开心,回房间以后越想越气,气得掉眼泪,其实李佳佳不在意能不能看动画片,李佳佳更在意的是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蠢。


欧阳菁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品酒看电视剧,李达康悄声走进李佳佳的房间,逗了逗掉眼泪的女儿,“你怎么还哭了?”


李佳佳哇哇大哭,“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蠢,我,我被你蠢哭了!明明可以赢的呜呜呜……”


李达康把李佳佳抱进怀里,“不哭了不哭了,下次一定还会赢回来的。”


等李佳佳心情平复了,思维也就开始转动了。“爸,你昨天是不是又惹我妈生气了?”


李达康文绉绉地说了一句,知我者,女儿也。


“行吧,就知道是这样的,下次再赢回来就是了。”见李佳佳想开了,李达康又想着出去给欧阳菁买零食去了,“哎哎哎,不对啊,爸爸,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嘛!我表示我也很受伤啊!”


李达康冷哼一声,“不能。”


李达康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回头深情对望了一眼李佳佳,“佳佳,你妈妈爱吃的那个叫什么来着?……你去买几袋回来。”


“我不去!你自己去!”李佳佳赌气。


“去不去?去不去?你还要不要零花钱了?反了你了!”


“得嘞,我去!”李佳佳旋风一般拿着钱出了门。


……


“哥,你还会打牌啊?”田杏枝看李达康玩手机里的纸牌,噗嗤一笑,“我怎么听说你当年还出过QKA23这种神奇的顺子啊哈哈哈哈哈。”


“那都是逗人玩的,谁还不会打牌啦?”李达康转头看着田杏枝,“杏枝,你会吗?来一局啊?”


“我上哪儿学去啊,我才不会呢。”


李达康把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


会打牌的人――一个在美国不想回来,一个在监狱里出不来。


夏日里的那场牌局,此生再也不会出现了。


――END――


ps:喜欢本文的小可爱们请在点赞区推荐区评论区留下亲的爪印,爱你们,么么哒!

没毛病啊

好。。好可爱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

沙李一生推:

售后太良心!配一脸+身份证号!btw 居然抱到了小吴老师的细腰啊啊啊!

紫芊若兰:

售后啊啊啊😭我还能再磕一百年!

BobbyRC:

售后 is rio

Sekiiii:

上个月在这里拍吴刚老师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在同一个地方拍张丰毅老师😂
两位不少同步表情,随手拼了几张🤣
张师傅的肱二头肌和背肌两层衣服都遮不住,小吴老师的细腰长腿...也遮不住🤣
张师傅今天的造型很沙瑞金啊,读信角色不是高官就是皇帝的(似乎感受到了节目组的特殊用意),反观小吴读的信,苦逼的史官勤劳的科学家舍生取义的革命党,艾玛想哭....
话说那天小吴读了某史官,今天张师傅读了某武帝。。。emmmm,节目组你们故意的吗?!!

上次录见字如面搂到了小吴老师的细腰,这次录节目见识到了张师傅教科书般的傲娇,也算圆满了吧🤣🤣

【李佳佳视角】骨

一口酸毒奶:

(沙瑞金×李达康


不过是在后半部分


所以我依然加上沙李的tag


如果大家觉得不应该加沙李的tag和我说一声我就去掉卅


李佳佳的年龄我是掐着指头算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有异议的可以提出来我们讨论讨论卅~


今天的英语考的很开心的产物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李佳佳视角】骨
  
  (一)
  
  李佳佳生来就有后山骨。
  
  用比较不那么高大上的话说,叫反骨。
  
  顶硬顶硬的一块,当年被人套了麻袋扔到地上时都没能撞坏。
  
  但是那之后她就对麻袋有种难以言说的厌恶。
  
  虽然还不至于恶心到吐但胃酸总归是翻了上来。
  
  所以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她爸叫她用麻袋把住宿用的那些东西装回去的时候,她从内心深处拒绝。
  
  虽然最后她也是照做了。
  
  然而那年被套麻袋的时候受伤最重的不是她。
  
  当然也不会是她。
  
  套她麻袋的人又不是想要她的命,更不是想换什么钱。
  
  那还是在金山县时候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还小,差不多是连小学都还没上的样子,似乎才四岁左右的样子。
  
  有听过人在五岁以前的记忆是模糊稀少的说法,李佳佳也认同。
  
  所以金山麻袋是她能想起的四岁时的唯一一件事情。
  
  是怎么被套的她不记得了,后来也没人跟她再提起这件事。
  
  她只记得被人从麻袋里掏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家老爸被四五个手持木棍的人围在中间。
  
  然后眼前就是一片红色。
  
  其实说一片还是夸张了些。
  
  顶多是几巴掌大的血渍。
  
  他们都以为她早就忘记了那件事情,其实不然,她记得可清楚了。
  
  最后是怎么出去的她也记不太清了,唯一的印象就是被那个身上的衬衫已经脏了的男人抱在怀里,耳边是男人有气无力的问话:“佳佳,怕吗?”
  
  那个时候她还小,但是潜意识还是让她回了句:“佳佳不怕。”
  
  后来再想起的时候,李佳佳只想说她当时真的是怕,还TM怕的要死。
  
  不过直到最后她都没跟她爸说,按照李佳佳的原话是,这么丢脸的事还大肆宣扬,除非是自己脑子被驴踢了。
  
  后来隐约听说是因为县里面那些人不想修路,不想出钱,所以就有人想了个法子,说是要绑架她来威胁她爸。
  
  谁知道她爸真的就按照他们要求的一个人来。
  
  只不过就算被打也没答应他们的要求,最终还是把路修了下去。
  
  李佳佳在感叹了句没文化的人还真是说不过就只会动手了之后又替自家老爸感到不值。
  
  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不过自己不也是这样。
  
  如果好心能容易被人接受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谚语了。
  
  当然这也是后话。
  
  麻袋事件的时候她爸妈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模糊的印象中她妈妈当时还因为这件事一边给她爸上药一边哭的可惨了。
  
  她何时见过她妈哭的那么惨,鼻涕眼泪一块儿下来了。
  
  但是第二天她爸又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开着那辆破吉普到处约骂。
  
  说是约骂,也没人敢应。那个时候,她爸脾气比现在更爆,站在那里一手搭在吉普车上,一手指着对方,开口后哪里还有对方说话的份儿。
  
  不过这是后来听王叔叔说的,毕竟等她大了一些时候她自己又跟着她爸到了其他的县市去了。
  
  六年的小学,九年的义务教育,就连李佳佳自己都不太记得自己是在哪些地方拼凑着上完的。
  
  许多时候都是连同学也才刚刚开始就要去下一个地方了。
  
  刚开始的时候李佳佳的确怨恨过,她觉得这太浪费她的脑细胞了,记人名太麻烦了。
  
  后来但也习惯了,逐渐的还觉得有些小得意。
  
  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下过基层的人了,这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待遇。
  
  不过这样的阿Q精神她从没和任何人说过。
  
  虽然她知道如果这么说她爸一定会开心的。
  
  但是她不想让她爸开心,没什么原因,就是单纯的不想。
  
  可能是脑后的反骨作祟吧。
  
  (二)
  
  李佳佳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的生活都过得不算太差,当然也不能算太好。
  
  不好的原因是她没有去动用她王叔叔给她打的钱。
  
  她当然知道用这笔钱的话自己的生活就会好过一些,她有不是傻子。
  
  但是她总觉得自己用了这笔钱她爸就会变成傻子。
  
  就当是为了她爸吧,自己就当一回傻子吧。
  
  李佳佳不仅反骨硬,脊梁也随她爸,硬。
  
  偶尔她也会想起在吕州的时候,那个名叫赵瑞龙的提着一堆好吃好玩儿的放到她面前,然后转头跟她爸说:“这些是给佳佳用的。”
  
  李佳佳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她看得到赵瑞龙眼里的笑意几分假几分真。
  
  “谢谢赵叔叔,”他她当时这样说着,笑得甜丝丝的,登时就觉得她爸的眼刀快把她刺穿了,然后她又说,“但是我并不需要这些,劳烦赵叔叔等下走的时候带回去吧。”
  
  用眼角捕捉到她爸一脸惊异的看着她。
  
  事后她问她爸:“李市长,您是不是觉得您女儿特贪心啊?”
  
  难得把她爸问住了,看着她爸噎了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李佳佳觉得心里特舒坦。
  
  或许是实在看不下去她那个一向能说会道满嘴大道理的爹被噎了这么久,李佳佳踮起脚拍拍她爸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然后毫不意外地被她爸轻扇了下后脑勺:“骨头真硬。”
  
  那是,李佳佳心里想着,那可是反骨哎。
  
  不硬何反?
  
  后来她知道,那次赵瑞龙提那么多东西过来是想让她收下,这样她爸就等于欠了他一个人情,他也好要求月牙湖旁边的那块地。
  
  幸好被她给挡回去了,李佳佳在心底默默给自己点个赞。
  
  然后无奈地捏捏坐在沙发上的李达康的肩膀:“李市长。”她很少这样贴近她爸,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所以她的举动让她爸有些吓到了。
  
  很明显啊,手下捏着的肌肉都僵起来了。
  
  又不是老虎,这么紧张干嘛。李佳佳翻了翻白眼,然后才说下去:“我记得那个赵瑞龙好想是你以前头头儿的儿子吧?”
  
  “那又如何?”她爸这样回答,然后转过身来看她,“吕州可就这么一个月牙湖啊,我要是批下去给他建美食城,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千古夸张了吧?”李佳佳笑着用手指推了推李达康的肩膀,“你说他爸会不会因为你不给他批项目把你贬到什么旮旯地去吧?”
  
  “立春书记他……”李佳佳看出了自家老爸的迟疑,“他一向公正。”
  
  “不过说实话,看着那么多东西我还小动心了一下,毕竟很多东西都没见过……”
  
  她爸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李佳佳虽不是什么七窍玲珑心,但也隐隐能猜到她爸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对不起她啊什么的。
  
  “打住,”看着她爸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李佳佳比她爸更快一步阻止了他,“党规党章什么的不想听了,我只是想说,我今天不会答应别人拿来讨好你而给我送的东西,我以后也不会拿。”
  
  “我只拿为了讨好我而给我的,绝对不会跟你李大市长扯上一点关系。”
  
  自我感觉霸气的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想要回自己房间。
  
  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她爸的声音。
  
  不得不说,她爸的声音是真的好听,如果不入政坛的话可能去当播音主持人都没问题,李佳佳这样想着。
  
  然后那个好听的声音说:“佳佳,你衣服穿反了。”
  
  她突然觉得那个声音真的是一点也不好听。
  
  没有人情味。
  
  (三)
  
  李佳佳从没想过自己会一语成谶。
  
  简直是口毒奶。
  
  再也不乱立flag了,这是在收拾准备搬家的东西时李佳佳的想法。
  
  “立春书记一向公正。”抱着一箱子的书从她爸身后路过的时候她来了这么一句,嘲讽值MAX,她也假装没有看见她爸突然绷紧的身体,“我看李大市长你是忘了后面的话——”
  
  “除了在他儿子的事情上。”
  
  又是一刀,精准无比地插到她爸的胸口处。
  
  李佳佳是李达康的女儿,所以李佳佳很清楚李达康的靶心在哪里。
  
  正好这李佳佳还是个神枪手,枪枪必中靶心。
  
  “高考我会选择国外的学校。”一片安静中,李佳佳这样说,“其实最好是中考后就去国外,要不是因为英语不过关。”
  
  一个是神枪手,另一个在这神枪手面前又是固定靶。
  
  怎么说都不应该在一起待太久。
  
  不然只会有两种结局,神枪手射烦了,或者是靶子烂掉了。
  
  哪种结局都不是李佳佳想要看到的,既然固定靶固定住了走不了,那就她这个神枪手主动离开吧。
  
  李佳佳伸手摸了摸脑后的反骨,突然好奇这块骨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软了的。
  
  “……好。”她听到她爸把好听的声音撕扯成一个个气泡从喉咙中挤出来,“你跟你妈妈说了吗?”
  
  “妈她支持。”李佳佳回答,“所以就让我来征求你这个李大市长的意见。”
  
  “我没意见,”她爸立刻回答,脸上突然浮现出笑容来,但李佳佳分明从里面看到了一丝无措,“我没意见。”她爸又重复了一边。
  
  “没意见的话我就要开始准备了。”李佳佳掂了掂怀里的各种英语语法书说,刚要向着门外的货车走去就被她爸拦了下来。
  
  没比她粗壮多少的胳膊赶忙抱过她怀里的箱子:“这么重就让我来搬吧,你先去再收拾收拾。”
  
  然后李佳佳疑惑地看了眼走到门口又不动的人,刚想说“你要搬不动就我来吧”的时候,她爸突然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比刚刚那个还要局促的笑容:“对了,忘记说了,到了林城我就是市委书记了。”
  
  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李佳佳内心翻着白眼:“我知道啦,李大省……李大书记。”
  
  (四)
  
  林城出事那年的时候李佳佳上的高二。
  
  本来一直是在学校住宿的李佳佳当天请个假就跑了回去,自习也不上了。
  
  在家等到十一点多就快要到第二天了,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李佳佳面无表情的看着跟了她爸三年左右的金秘书扶着她爸进来。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她,金秘书明显受到了惊吓。
  
  “你先回去吧,我来就行了。”李佳佳本想这样说,但过去一扶才发现自己根本扶不动,还顺便闻了一肚子的酒味。
  
  “帮我扶到厕所吧。”她这么说。
  
  然后就让金秘书回去了,送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你们李大书记怎么了。”
  
  “拉投资商。”金秘书就像汇报工作一样说着,眉毛皱了起来,“晚上被那些投资商灌了很多酒,白的红的都有。”
  
  这下轮到李佳佳皱眉了,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让金秘书回去:“麻烦你了,明天早上八点再来就行了。”
  
  “可……”金秘书似乎还要说什么被李佳佳一挥手挡回去:“我来解决。”
  
  话这么说,但她可不觉得自己能拦得住现在在厕所吐的昏天地暗的人。
  
  现在厕所门口看着已经吐到只剩胃酸的人,李佳佳啧了下嘴暗骂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急急忙忙地跑回来。
  
  真是受罪,她到浴室接了盆热水然后又去厨房到了杯温水拿了板胃药。
  
  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李达康扶着墙从厕所走了出来。
  
  还没晕的过分,至少还记得把厕所的排气扇打开,李佳佳看了眼厕所想到。
  
  然后她手一指沙发,一手插着腰,怎么看都是一副要开始骂街的样子。
  
  虽然内心有很多句想要说出口的妈卖批,但是她还是忍住了,用热毛巾给瘫在沙发上的人洗了把脸,然后把转着温水的杯子递到那人嘴边。
  
  “李大书记,喝点水。”她用命令的语气道。
  
  然后她开始碎碎念了起来:“我说李大书记啊,您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龄了,还红的白的,你还以为自己胃很好啊。”看着她爸那惨白的脸色就知道胃又开始折腾了。
  
  “吃药。”李佳佳抠处两片药塞进李达康嘴里,“你说我这是造什么孽。”
  
  对啊,造了什么孽才能摊上你这种老爸。
  
  李佳佳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把“造了什么孽”又重复了一遍。
  
  那人估计现在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老妈都不管你晚上跑去王叔叔那里住了,要是我不回来你要怎么办?”李佳佳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大学真去了国外,这个人要怎么办?
  
  管他呢。李佳佳挺起了脊梁,她才懒得管这个人要怎么办,这个人也不屑她的这份关心。
  
  “早知道就不管你了。”李佳佳喃喃着,跑到屋子里抱了床被子出来给在沙发上睡着的人盖上。
  
  第二天一大早,生物钟准时在六点一刻敲响,李佳佳看了看手表打算睡个回笼觉,然后突然想起今天之所以让金秘书八点来的理由,就出了个门。
  
  等李达康醒来的时候李佳佳已经独自一人坐在饭桌前开始吃早餐了。
  
  “你怎么……”李佳佳听到沙发那里的响动打断了那人的话:“刷牙洗脸,过来吃早饭。”
  
  她爸在她面前一向听话,没让她等多久就坐到她对面。
  
  “喝点粥暖暖胃。”她指挥着,“等下吐出来也没关系,先吃一点。”
  
  “你做的?”她爸听话的夹着桌上的几碟刚炒起来的菜吃着。
  
  “我让金秘书八点来。”李佳佳说到,“然后我们来谈谈你的问题吧李大书记。”
  
  看着李达康就要放下筷子,李佳佳手挥了挥:“你吃你的,我说我的,互不干涉。”
  
  看着李达康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李佳佳深吸了一口气:“您老再这样乱喝酒是不想要胃了还是不想要命了?要不是昨天我回来您老是不是打算直接睡厕所了?我以后去国外读书可就没人管你啦。”
  
  “不是还有……”李佳佳看着她爸说到一半突然又苦笑了一声,“我会注意的。”
  
  李佳佳知道她爸要说什么。
  
  可是她妈很早就不管她爸了。
  
  欧阳菁早就不是那个会边哭边给李达康上药的人了。
  
  (五)
  
  李达康和欧阳菁离婚了。
  
  欧阳菁被捕了。
  
  两条重磅消息是在不到半分钟的电话时长中说清的。
  
  “我知道了,”李佳佳顿了不到两秒回答道,“我后面还有课,等下再说吧。”
  
  当天晚上手机差点没因为震动过度从床上掉地身亡。
  
  “硬骨头。”
  
  第二天一早李佳佳看着手机提示的来自她爸的十多个电话和十几条短信难得的沉默了。
  
  说实话,那两条消息她猜到了一条。
  
  第二条是她怎么样都想不到的。
  
  晚些时候王叔叔又来了电话。
  
  他完完整整地把她爸的话复述了一遍给她听。
  
  “不要怨恨这个国家。”
  
  “王叔叔,”李佳佳一直沉默到王大陆说完所有的话,“你替我告诉他,我李佳佳没他那么大的心,恨一个国家什么的做不来……”
  
  “但是我恨他,从一个女儿的角度。”
  
  又等了十多秒。
  
  “没了?”那边的王大陆问。
  
  “……没了。”李佳佳的反骨向来硬,脊梁也挺。
  
  李佳佳最终也没有把窝在心里许久的话说出来。
  
  ——作为李佳佳来说,我希望他还能继续走下去。
  
  倒不是她李佳佳有多宽容。
  
  只是因为她知道,李达康只对他的亲朋好友不好,尤其对他的老婆和女儿。
  
  所以作为女儿的她恨作为父亲的李达康。
  
  然而作为李佳佳的她却又敬佩那个叫李达康的市委书记。
  
  李佳佳也差不多猜到自己的妈妈会怎么说那个男人。
  
  “孤独终老。”
  
  (六)
  
  幸而她妈和她一样,本质都是毒奶。
  
  知道她爸被空降来的省委书记掰成了蚊香是在回家的第一天。
  
  准确说是开门的那一瞬。
  
  向来冷冰冰的屋子突然被外来的人气挤出家的味道。
  
  她李佳佳又不是傻子。
  
  三人的饭桌怎么看都有些尴尬,李佳佳脑后的反骨又开始隐隐蠢动:“多久了?”
  
  她爸明显被噎了一下。
  
  然后李佳佳突然想起来,自家这个在外霸道无比的老爸总是被自己一句话噎住,想来也是憋屈。
  
  “上个月。”那个一直散发着温暖气息的省委书记开的口。
  
  李佳佳大概也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老爸这种一看就是直男的人会被掰成蚊香。
  
  冬眠过久的蛇也会期待阳光。
  
  否则飞蛾扑火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
  
  不过也不能怪谁,李佳佳和欧阳菁从没把李达康拎在阳光下晒一晒,现在突然身边出现了个太阳,冷了这么久会蹦上去也是必然的。
  
  就是有些不甘心。
  
  至于不甘心的点……李佳佳看了眼自家老爸比那小太阳省委书记要瘦一些的身材叹气。
  
  凭什么她爸要在下面。
  
  “佳佳你……不反对?”李佳佳发呆的时候听到了她爸这样问她。
  
  带着点小心翼翼。
  
  “反对。”李佳佳毫不犹豫地说着,然后看到了她爸突然紧张起来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能不反对,”李佳佳看向沙瑞金,“偶尔也让我爸在上面呗。”
  
  然后在第二天看到她爸一向挺直的背直不起来的那一瞬间,李佳佳捂脸。
  
  估计自己这辈子是扔不掉毒奶的名头了。
  
  (七)
  
  后来李佳佳终于发现,她是口毒奶,但是她妈不是。
  
  有一句话被她妈奶对了。
  
  据说当时在水榭的时候,她妈临走前狠狠地对她爸说“你会孤独一辈子的!”
  
  这句话在时隔三年后成了真。
  
  沙瑞金下基层调研。
  
  遇到山体崩塌。
  
  尸骨无存。
  
  李佳佳本来还想安慰她爸来着,却发现自己反被安慰。
  
  哭到说不出话什么的真的是很丢人。
  
  反倒是她爸一张张给她递纸巾,一遍遍说:“没事的佳佳,不哭了。”
  
  可是怎么能不哭啊。
  
  “你也哭吧,”李佳佳终于缓过气来,对着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自家老爸说,“我一个人哭好丢脸啊。”
  
  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哭?李佳佳想。
  
  明明是你的小太阳没有了。
  
  陈老王老走的都早,沙瑞金的亲人最终也只剩下李达康。
  
  去签字的时候李佳佳看着她爸把笔捏的死紧,签出来的字却还是那么好看。
  
  挺拔。
  
  像他和她的脊梁骨一样。
  
  追授仪式很多,但是对李达康和李佳佳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好不容易变成的家又成了屋子。
  
  在这之后一个月上面就认命李达康升做汉东省省长。
  
  沙李最终也没配成。
  
  差了一个月。
  
  那天李佳佳陪着她爸去了墓园。
  
  李佳佳手里拿着一束林城的玫瑰,然后她听见她爸对着墓碑说。
  
  “一直说要送你林城玫瑰来着,你瞧我这记性,到现在才想起来。”
  
  屁,李佳佳心里腹诽着,你明明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谁知道你在想什么一直不肯来。
  
  “我成省长了,一定会把你剩下的工作做好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李佳佳心里一咯噔。
  
  她从没这么希望自己能一辈子都是个毒奶。
  
  这样她想的事情就不会成真。
  
  (八)
  
  然而事实证明,没有一辈子的奶,更没有一辈子的毒奶。
  
  她爸在沙瑞金走后第三年也追了上去。
  
  突发性的死亡。
  
  用高大上一点的话说,叫做猝死。
  
  和三年前的沙瑞金走的日子一样。
  
  这次李佳佳没有流泪,一是因为没有人可以陪她一起哭了,三年前那个后来自己也忍不住和她抱头痛哭的人不在了。
  
  二是因为李佳佳知道自家老爸是追着小太阳去了,她应该感到高兴,所以没必要哭。
  
  李达康没有食言,他是在完成了沙瑞金留下的项目工程后才走的。
  
  这么急着去汇报啊。李佳佳突然想起六年前,第一次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问的话:“是怎么告的白?”
  
  沙瑞金看了眼一旁死戳着碗里的饭不肯回答的李达康,然后才回答她:“他来找我汇报工作,汇报完我说‘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然后你爸就答应了。”
  
  “不就告个白嘛,看把你能的。”李佳佳听力一向不错,听到了低着头戳饭的李达康喃喃着的话。
  
  估计是赶着去做汇报顺便告个白吧。
  
  李佳佳用自己那和李达康一脉相承的脊梁骨发誓。
  
  像李达康那样爱面子的人,怎么会甘心自己被人告白。
  
  李佳佳习惯性的摸摸脑后的骨。
  
  那块反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不见了。
  
  ——完——

良心呢?

李格林:

我这辈子,有生之年,居然能听到有人说他们不爱国。
你们有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