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Walk into the black hole.

【康菁】打牌记

超级害怕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QAQ

桑代克的猫:

前言:


红十简介:http://baike.sogou.com/baike/fullLemma.jsp?max=&lid=91003&fromTitle=%E7%BA%A2%E5%8D%81


(评论区还会补上链接。)


正文:


李达康经常自嘲不懂生活的乐趣,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易学习看起来和李达康是同样的人,不过在生活上比李达康还是稍好一点,比如说,易学习会打牌,而且牌技在金山县数一数二。


李佳佳的小学就是在金山小学读的,那时候李达康和欧阳菁两个人忙工作,孩子没人接,易学习的妻子毛娅就建议自己接孩子,两人刚开始还不想麻烦老易家,不过后来也就不计较这些了。


李佳佳的牌技多多少少也受了易学习的影响,而李达康发现李佳佳牌技了得,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在那个人人都看中“小升初”的时代,李佳佳偷偷和几个胆肥的同学上课打牌被抓,全校通报批评,并且叫了家长。然后李达康居然发现打牌其实用来消遣消遣还是不错的。


李佳佳问李达康会不会打牌,李达康冷哼一声,“你是当我不认数字还是不认识字母啊?你爸爸我还是去美利坚学习过的。”李佳佳想起来了,当赵立春秘书那会儿,他和一个叫高育良的叔叔一起去美国学习,而且还是德克萨斯州,德州扑克多有名是吧,肯定多多少少会打牌,不然两个人得多寂寞。


李达康家里经常因电视机控制权吵个不停,一个痴迷于偶像剧,一个最爱看动画片,一个只看新闻不看别的,所以李佳佳就组织了一场牌局,谁赢了电视就归谁。牌局共三人,李达康,欧阳菁,他们的女儿李佳佳。斗地主是在李佳佳高中的时候才盛行的,李佳佳想了想,还是东北地区的“红十”(“红十”是吉林地区的玩法,具体玩法在接下来的文章中会有体现。――引者注。)比较合适,牌规不严易把控,而且出牌限制少。


欧阳菁以打就打,谁怕谁的姿态坐在牌桌上,手边晃着珍藏的红酒。李达康不乐意抽出时间来打牌,李佳佳则是以打牌是脑力劳动和智力游戏的结合为由无情地驳回了李达康的诉求。


李佳佳看着两个人根本没有自己上手抓牌的意思,把牌洗了洗,想着按逆时针方向一张一张地发。全程沉默的李达康突然制止,“李佳佳,我觉得你会捣鬼 。欧阳,还是我们直接摸牌吧。”


欧阳菁心里想了想,这李佳佳鬼心思重,而且抓牌还是要看手气,牌还是自己摸的好,更何况昨天自己还中了一瓶饮料。


李佳佳眨眼一笑,“得嘞,那就从本可爱开始抓牌。”


话音未落,李佳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第一张牌,嘴角间的笑意更深了。――红桃2,算是这几天打牌的“开门红”了。欧阳菁摸了一张,李达康摸了一张。李佳佳在不影响摸牌速度的情况下,瞥着两个人的表情,李达康面色如常,欧阳菁全然不知李佳佳在看她,一门心思扑在手上的牌上,眼神放光。


18轮摸牌过后,54张扑克牌全部摸完,李佳佳快速整理了一下18张牌,那红桃2的开门红之后,李佳佳手上的牌和她的预期差了很多,单牌连不成顺子,对牌少得可怜,更可怕的是,手上没有红色的十。按规矩,手上握有红十的一方为一派,没有红十的人为一派。


再看看两个面不改色的人,李佳佳大致明白了,从两个人的手牌来看,很有可能一人一张红十。看着自己胜算不大的牌,李佳佳心底里一时间生出来了一种绝望。一个德克萨斯州回来的,一个大学时候就被叫牌神的,两人联手的话,说是吊打都不成问题的。李佳佳多多少少还是继承了两个人的一些品质的,例如在手牌烂到爆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刚开始那种笑嘻嘻的态度。


“出战吧,红桃7!”李佳佳宛如一个中二少女,指挥部队一样喊着号令。李达康从手牌里抽出一张牌,丢了下来。出牌的时候不可能闲着,李佳佳观察到了李达康的抽牌,这张红桃7是在右侧第二个位置抽出来的,这样一看,李达康的手牌还不错,比自己手上的一张4,两张5,一张6好太多。


李佳佳跟了一张8,欧阳菁跟了一张9。单牌局转了两圈,也不见有人把红十和大鬼拿出来。李佳佳猜着迟早会来一盘鱼死网破,不如提前把红十钓出来,看看究竟是自己是单人作战还是藏着一个队友暗中打辅助。


李佳佳下了一招险棋,打出了手上的红桃2,果不其然,欧阳菁已经入套,紧接着打了一张红十,暴露了身份,见李达康不出牌,李佳佳又跟着出了一张小鬼,不等落地,李达康就打了一张大鬼。李佳佳这才敢确定两个人是一伙的,不然李达康也没理由不让自己的队友先走一步。这下,李佳佳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李达康接下来的路数,就更让人摸不透了,李佳佳大声叫了一声什么玩意儿,欧阳菁差点把含在口中的红酒喷了出来,“不不不,你这是什么操作?QKA23?这是……???”


李达康说,这叫顺子。


李佳佳抑制住掀桌的冲动,“顺子最高到A啊,而且3是最小的,你仿佛在逗我啊亲爸爸!”李达康一边收牌,一边嫌弃李佳佳刚才的亲爸爸叫法,“李佳佳同志,亏你整天说自己喜欢历史喜欢清史,谁不知道亲爸爸是光绪叫慈禧的称呼啊?”


“李达康,就属你出牌慢,还幺蛾子多,能不能正经点儿啊,快快快,待会儿还得看偶像剧呢!”


母女联合催牌,李达康无可奈何地出牌了。李佳佳必须要尽可能地掌握主动权,才有可能胜利,可是自己手上的牌根本不能愉快地玩耍,这就很无奈了。表面上风平浪静,李佳佳心中实则是风起云涌。


李佳佳又冒险地选择出一张A,欧阳菁的脸上笑意更盛,一张红十再次从欧阳菁的手中打了出来。这又是什么操作?两张红十竟然都是从欧阳菁这里打出来的?!


李佳佳抬头盯着李达康看,所以说,李达康其实是李佳佳的队友?而且还是猪队友?不打辅助就算了而且回回都压着李佳佳不让出牌?李达康就像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出牌。李佳佳心中那个气啊……


这下真没悬念了,欧阳菁必胜无疑。欧阳菁牌好,再加上李达康把顺子当单牌打,在这种神一样的助攻之下赢了,并且顺利拿到了电视机的控制权。


李佳佳不开心,回房间以后越想越气,气得掉眼泪,其实李佳佳不在意能不能看动画片,李佳佳更在意的是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蠢。


欧阳菁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品酒看电视剧,李达康悄声走进李佳佳的房间,逗了逗掉眼泪的女儿,“你怎么还哭了?”


李佳佳哇哇大哭,“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蠢,我,我被你蠢哭了!明明可以赢的呜呜呜……”


李达康把李佳佳抱进怀里,“不哭了不哭了,下次一定还会赢回来的。”


等李佳佳心情平复了,思维也就开始转动了。“爸,你昨天是不是又惹我妈生气了?”


李达康文绉绉地说了一句,知我者,女儿也。


“行吧,就知道是这样的,下次再赢回来就是了。”见李佳佳想开了,李达康又想着出去给欧阳菁买零食去了,“哎哎哎,不对啊,爸爸,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嘛!我表示我也很受伤啊!”


李达康冷哼一声,“不能。”


李达康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回头深情对望了一眼李佳佳,“佳佳,你妈妈爱吃的那个叫什么来着?……你去买几袋回来。”


“我不去!你自己去!”李佳佳赌气。


“去不去?去不去?你还要不要零花钱了?反了你了!”


“得嘞,我去!”李佳佳旋风一般拿着钱出了门。


……


“哥,你还会打牌啊?”田杏枝看李达康玩手机里的纸牌,噗嗤一笑,“我怎么听说你当年还出过QKA23这种神奇的顺子啊哈哈哈哈哈。”


“那都是逗人玩的,谁还不会打牌啦?”李达康转头看着田杏枝,“杏枝,你会吗?来一局啊?”


“我上哪儿学去啊,我才不会呢。”


李达康把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


会打牌的人――一个在美国不想回来,一个在监狱里出不来。


夏日里的那场牌局,此生再也不会出现了。


――END――


ps:喜欢本文的小可爱们请在点赞区推荐区评论区留下亲的爪印,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42)

  1. Pluto.桑代克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害怕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