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作长安旅

努力学习。

【高育良】你的名字

你知道的太多了。:

陆亦可对自己的小姨父高育良是恨不起来的。
因为高育良给了她一个新的名字,她原本叫陆多余,仅仅因为父母对男孩的执念。
还记得那是四岁的时候,她和表姐芳芳在吕州的月牙湖上划船。那时候,两家的关系还没有破裂,高育良还是风流倜傥的大教授,大人们在岸上谈笑风生。
高育良站在码头上,湖畔吹来的风微微吹乱了他梳的整齐的头发,他面带微笑,嘴里缓缓吐出烟圈。高育良的眼睛深邃又带着难以掩盖的光芒,和黑框眼镜搭配的刚刚好。他轻轻地嗅了嗅空气中的花香,看着水中嬉戏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exciting!"他忍不住对湖面喊了一声。
陆亦可天真的问表姐芳芳"小姨父在说什么呢!"
芳芳只比陆亦可大一点点,当然也不懂得父亲的意思,但是还是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陆亦可说"爸爸是说亦可……赛艇,这湖上只有我俩在赛艇,我不叫亦可,那就是你了。"
那一整天陆亦可都很兴奋,因为她再也不用叫那样难听的名字了,回家就和爸爸妈妈宣布自己已经被小姨父高育良改了一个新名字叫陆亦可。吴法官将信将疑的打了电话问高育良,高育良听到后只是一怔,推推眼镜笑着说"是啊,孩子大了总得读书,多余太难听了,就叫亦可,我的意思亦可就是也行,你们也不能对孩子太苛刻,她毕竟是你们的亲女儿,女儿也行。"
陆亦可还记得那天听到这些话后自己泪流满面,她一直都觉得高育良是一个好人,这么多年就算他总是真真假假,让人看不透,直到高育良被带走,一切都尘埃落定。
"小姨父。"陆亦可最后叫了一声高育良。
高育良回头,"诶。"

评论

热度(43)

  1. 久作长安旅我真傻 转载了此文字